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在线新葡京赌场
来源:网上转载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"糖水”,“糖水”.......

  最近我总是能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,可每次我都不敢回过头看个究竟。因为这个声音是属于。。。。。,开始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总是欣喜若狂的转过头,可又每次都以失望告终,慢慢的我习惯了,习惯了这种能让我小小兴奋一下的幻听,只是我不在奢望能真的看见他.......那个贱男。

  猛的,有人在后面拽了一下我的胳膊,我回过头,愣住了...一动不动,可心里却像打了五味瓶一样,各种滋味....是他,真的是他...那个我心心念念了三年的闻瑞.我爱他,想他,念他,

  此时此刻我多想一下子冲进他的怀里,抱着他说:"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," 可就在同一时刻,我瞬间就想到三年前,他是怎样背叛我,怎样伤我,怎样在我面前赤身裸体和别的女人,纠缠在一起的.我永远忘不掉那种痛,那种屈辱,那种用小刀在我心上,身上,一刀一刀割下去的痛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我更恨他........

  "糖水,你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"?我这才反应过来,我迅速收起了对他所有的思念,淡淡的说了句"什么事"? 只有三个字闻瑞多少有些失望,三年没见,见面的第一句话,居然如此简短.因为,现在的他已经是s市有名的钻石级富翁,这次他来找我为的就是想跟我破镜重圆,但他心里没谱,虽然他早已派手下查清了我所有的一切,并且知道我尚是单身,可我在这三年里,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,有没有爱过别人,这些他都不知道,他只是从最近这一年,事业稳定,才派人开始查我.他也不知道,我是不是还爱他,不知道我的心是否还和从前一样....所以他想先试试我.(可当时的我,并不知道闻瑞是怎么想的,这一切都是后来徐斌告诉我的)

  闻瑞,不急不慢的说:"我想借点钱" 这时我才细细的观察他.已是深冬腊月的北方小城,可他却穿得这样单薄,一件薄薄的外套,里面只穿了件格子衬衫,下半身一条淡蓝的牛仔裤。蓝的发白,虽有复古的感觉,可是我认得这条裤子还是他来我家看我,我陪他一起买的。。。。

  我问他:"借多少"? 他说:"你有多少"?他故意这样问我,想看看我,是如实相告,还是会说谎,因为他早就知道我的存款只有8万多点. 我答:"8万多" 他暗喜,他心想我没他说谎. 接着我又问:"用多少"?他说:"两万" 我没说话,领着他,进了附近的银行,拿了号.349号,前面还有6个人。我们并排坐着,谁也不说话,闻瑞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都不问问我借钱干什么”?我答:“不关我的事,不想知道”可我心里知道若不是真到了 走投无路,他不会像我开口。闻瑞接着说:“不关你的事?我借的是你的钱啊”!我不吱声。闻瑞接着说:“那也不问问我什么时候还你“?我说:“没打算让你还”。此时的闻瑞心里暖暖的,而更多的是愧疚。。。。

  他便不再说话。很快到了349号。闻瑞依旧坐在那里等着我。我把事先填好的单子给了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重复了一遍:“6万"? 我:“嗯”了声。这是我一路打算好的,5万给他,那1万给他买些过冬的东西。虽然钱是我这些年,靠着朝九晚五的工作一点一点存的。但给他,我乐意,我心甘情愿。

  我直接把钱揣进了包包里,走到闻瑞身边对他说,“你先跟我走”,出了门,坐了出租车,直接来到xx百货商场。直奔3楼男装,他明白了我的意思,只是不说话,不拒绝,心里想着“老婆,你今天为我做的一切,一定不会白费,我要用千倍,万倍来回报你”我依旧像原来一样,看着某件衣服,再看看他,然后觉得很配他,就让他去试,只是尺寸拿不准了,因为他现在瘦了很多,曾经,我只需要拿起裤子,在自己身边比量一下,就知道他穿合不合适。想到这,我淡淡的说:“你穿什么码,让服务员给你找一下” 他顺从的试着我为他精心挑选的每一件,一次性买齐了3双过冬的鞋,两件羽绒服,里面穿的羊绒衫,还有类似那种椎板的黑色裤子,保暖内衣裤,我买的时候,就好像刷着别人的卡那样专门挑贵的。拼命的让他试,他也不阻止,结账时一共是8649元。然后我又给他买了一个大箱子,把所有的东西都装进去。我心想着,这样的话,他一会坐火车回去就没那么麻烦了。因为我认为,他来找我只是借钱,钱借到了,他就该回s市了。毕竟在这座城市,他只有我。当初他就是为了我才放弃了留在s市的。更主要的是,在我的内心深处 可能依旧还是爱他的,也许这一辈子我也只会爱这一个人!所以,我甘愿做傻瓜。我宁愿在他身上付出金钱 也不愿再付出一点点的感情!

  我从包里拿出了5万块钱,放进了他新换的羽绒服口袋里。他问我:“怎么这么多”?我说:“这里是5万”,你都拿走吧。他说:“我总用两万就够了”说着就要拿出来,我按着他的手“别废话,给你就拿着”。闻瑞心想着,他知道每当我这样说话的时候,是不许任何人质疑的,有一点点傲气,有一点点霸道。也是我在他眼里唯一的缺点。可他又矛盾的迷恋着我的霸道.......我接着说:“以后别再来找我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即使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我也不想让他误会。”你以后再需要钱,直接把账号打在QQ上,附注金额就可以了,别的什么都不用说,我也不想知道。他呆呆的看着我,心里想着“她全部身家只有8万,给了我5万,加上买东西又花了8000多,她只剩两万了。她三年来的全部积蓄,几乎全部花掉了。她这样做,只能说明她还爱我,还是像从前那样深爱着,这个世界上。除了糖水,还有哪个女人,能对我说“除了需要钱,别再找我”。

  闻瑞一把抱住了我,我用力的挣脱了,我只是恨恨的看着他,而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 先是吓了一跳,可面对着久违的拥抱,这种只有闻瑞才能给我的拥抱,我多想就这样让他抱着。可每当这种时候,我就会立刻想起,他的怀里也这样抱过别的女人。所以,我使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。他看着我说:“宝儿,能再给我次机会吗”?我说:“两件事” 第一,这话别再跟我说第二次。

  第二,如果有一天,你的日子过好了,就请你从我的世界永远的消失。闻瑞,知道我还在气他三年前的事,另一方面,他又庆幸没有说出自己已经有钱的事实,如果那样,怕是再没法接近我。

  我送他上了出租车,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,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我看着车走远,便蹲下来,放声大哭,我多么舍不得他,我多么希望他能认认真真,诚诚恳恳的向我道歉,说他只爱我,对于那次出轨只是一时冲动。。等等。。。。 可他没有,从来都没有。 而这次,他只是来借钱,他抱我,他流泪,可能是有些感动吧!!糖水是这样认为的......而这一切,他都在车里看的清清楚楚,他上了车,只是让司机原地转了个圈,他想看看我,却不想看到这样一幕。车里,放着迪克牛仔的“有多少爱可以重来” 是啊,多么应景的音乐啊。(以上 ,闻瑞心里过程的描写 全部由徐斌代为转述)

  晚上,回到家,我躺在曾经我们两个人的床上,看着墙上我们廉价的婚纱照,三年来,这个房间的一切我都在刻意的保持原样。为的,只是保留一点点他曾经在这生活过的影子。

  往事,就像小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一点一点的开始上演。

  我叫李糖水,今年26周岁。那个叫做闻瑞的男人是我的前夫。对,你们没看错,我也没说错。他真的是我的前夫,我22岁大学刚一毕业,就像是鬼上身一样跟着他跑到了民政局登记了,而结婚仅仅一年,那厮就被我捉奸。那个小贱人,我恨不得剐了他,所以我一气之下就跟他离婚了,然后就有了下面的故事。。。。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东北小城。在我的记忆里,从小陪伴我长大的既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。而是我最最可爱,最最亲切的爷爷和奶奶。在八几年的时候,他都已经是快50岁的老头子了,可是不得不佩服他,人家小老头就开始研究做起了买卖,那个年代做买卖的人少,挣钱很容易,所以他轻轻松松的就挣到了他人生中所谓的第一桶金,然后慢慢的越攒越多,到也不是多有钱,反正那时候,可能90年的时候吧,我家就住上了100多平米的大房子,再后来,靠着我爷爷的厂子我家又住上了小别墅,慢慢的爷爷岁数越来越大,厂子卖了几百万,爷爷算是退休了,天天和奶奶在家养养小狗,种种花之类的。我们的日子也算不错的,真心挺幸福的。可是后来,出了很多事情,爷爷去世了,(这个以后慢慢扒)所以导致了做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错误决定,就是嫁给我前夫。

  小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,别人的爸爸妈妈都很年轻,可我的“爸爸妈妈”却那么老,还非让我叫他们爷爷奶奶。曾经一度还迷茫过。。。。。后来随着一点一点的长大,我知道了他们确实是爷爷和奶奶。可是他们对我的疼爱,不逊于任何父母爱孩子,或者说有的时候他们对我是一种溺爱,还掺加着一种心疼。而后来我才知道,爷爷对我还有一种愧疚。所以,爷爷那么大年纪了还研究着做买卖,为的就是给我一个好的生活环境,更是为了我的将来做打算。

  我从没见过自己的爸爸妈妈,小的时候,我也和别人一样,总是问爷爷和奶奶,我的爸爸妈妈在哪?每当我这么问的时候,爷爷慈爱的脸上就会瞬间出现愤怒的表情,接着就会说:“我不是告诉你了吗,他们早死了,以后不准再问。”我的爷爷是出了名的牛脾气,并且还是疯牛脾气,可是对我 爷爷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,无论我犯了多大的错,爷爷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我,原谅我,可能是心疼我没有爸爸妈妈吧,可是那时候,我就是不明白,为什么每当我问起爸爸妈妈爷爷会这么凶。而小孩子的好奇心,真的是控制不了啊。他越这样我越是要问。。。。。。而这时候,奶奶的脸上是一种平静,她什么都不说,反而是奶奶的表情,让我把到嘴的问题又咽了回去。

  我的爷爷是一个退伍的军人,虽然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就已经是个小老头了,可他依旧很帅,不过,年轻的爷爷虽然帅,但也是个十足的穷小子,在我奶奶家放牛,而我的奶奶,是当地的一个地主家的千金,又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,据说那时候去奶奶家提亲的小伙子那叫一个络绎不绝啊。而奶奶却是哪个都看不上,奶奶的爸爸又只有奶奶一个孩子,是因为奶奶的爸爸也是个痴情种,奶奶的妈妈(好混乱啊)生了奶奶没几天就撒手人寰了,所以奶奶的爸爸一辈子再没娶,一个人拉扯着奶奶长大,奶奶是他的心头肉,家里的丫鬟,老妈子一大堆,可是他却天天把奶奶带在身边自己养,说的是因为自己的孩子,除了自己爸爸妈妈是真心疼爱的,别人即使对着再好,那也不是从心里往外的疼。 所以,自然可以知道,奶奶的爸爸有多惯着奶奶,他也希望奶奶能找个自己心仪的人,最好还是能倒插门的。所以,也就不急着把奶奶嫁出去了。而我爷爷呢,天天守着这么一个大美人,怎能不心动呢?据我奶奶说,每次爷爷看见我奶奶的时候,那真叫一个“两眼直勾勾的”盯着我奶奶啊。。。其实,我奶奶那时候一点也不喜欢我爷爷。其实奶奶还是有一点势利眼(哈哈哈)。可我奶奶现在怎么也不承认,她总是说,你爷爷那时候就是一个黑小子,天天穿着破衣服,破裤子的,那是因为家穷,能理解。可是一个大小伙子,天天那脸就像是洗不净似的。看着就让人倒胃口,所以她从来没正眼看过我爷爷,甚至连他的五官都没看清过。用我奶奶的话来说是因为:“那脸实在是太埋汰了(东北话,脏的意思)。而我爷爷这个时候总是辩解说:“我一个穷人家的小伙子,也没成亲,没事总把自己打扮的那么立正干啥?要说你这个小老太太吧,就是女人头发长,见识短。再说了,我要真是早早的就把自己打扮的干净利索的,今天还能轮到你当我媳妇。我早让别的小闺女给勾搭走了。你就自己一个人孤老一辈子了。。。。

  后来,奶奶家不知道什么原因,据说是跟奶奶的叔叔有关系,反正就是奶奶的爸爸让人家陷害了,在大牢里蹲了两个月,家里的钱也全拿去疏通关系。。。就是等奶奶的爸爸出来了,家里除了还有个空房子,别的是啥都不剩,家里的佣人趁着奶奶的爸爸蹲大牢的时候,把家里的东西能拿的拿,能卖的卖,只有我爷爷那叫一个心眼实,把奶奶家的牛给卖了,换的钱,晚上回来了,就给我奶奶做点吃的,尽量挑好的做,我爷爷做好了,就在院子里喊我奶奶出来吃,自己就躲起来,反正就是俩人不见面,因为那时候,人都保守,没出嫁的姑娘,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更别说单独和哪个男人一起吃饭了。挺长一段时间,我奶奶都不知道饭是谁给做的。但是心里,一直都挺感激的。虽然不曾谋面,但我奶奶说那时候那个给他做饭的小子,就已经让我奶奶装进心里了。后来,还是奶奶的爸爸回来了,一看我爷爷自己坐在院子门口,二话没说冲进院子里就喊:“丫头,爹回来了” 据我爷爷夸张的说我奶奶当时,是一个箭步冲了出来,然后就嗷嗷的哭上了。我奶奶的爸爸只说了句:“我丫头好,就行,我丫头好,就行。” 后来,简单收拾了一下,把宅子卖了,准备领着奶奶去别的地方重新生活,我爷爷又犯上了他的牛脾气。这回不是疯牛了,是呆牛。那是真心的呆啊。。。看着我奶奶和她爸爸收拾行李准备走,他也不说话,就在院子门口坐着,人家收拾好了,准备走了,他就在后面跟着。(我爷爷是个孤儿)。我奶奶的爸爸就跟他说:“你走吧,我也没啥给你的,有机会,下辈子,我报答你”。他知道,这两个月来,一直是他照顾我奶奶的。我爷爷还是不说话,就盯着我奶奶看。我奶奶的爸爸也明白了我爷爷的意思。可是人家也真心是不想把我奶奶嫁给他,为啥?因为他是真心的穷啊。而且还是个孤儿。虽然奶奶家败落了,可是凭我奶奶的长相想找个好人家还是轻松的。可是,那时候我奶奶早就不嫌弃我爷爷埋汰了。用她的话说是:“你爷爷的心灵比脸干净多了” 。奶奶的爸爸也看明白了奶奶的心思,就是私下里问了奶奶:“这小子,行吗?” 而奶奶不好意思,就说了句:“我听爹的”。 我奶奶的爸爸就明白了,这是闺女动心了。要是像原来那些提亲的小伙子,我奶奶都是直接回绝的。哪有这语气啊。但是,奶奶的爸爸也还是心疼,用爷爷的话说就是:“人家老爷子也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闺女给了我”。而我爷爷知道了奶奶同意嫁给他了,竟啥都没说,自己一溜烟的跑上了山,嚎啕大哭。自己跪在山上就发誓:“我李某某这辈子,要是不对她王氏好,我就不得好死”。后来每当说到这的时候,眼睛里还总是有一丝的哀伤、他说那时候,知道奶奶要嫁他了,高兴是不用说的,但他也心疼我奶奶,他知道奶奶嫁给他也就说明了,以后再也过不了原来那种大小姐的生活了,所以我爷爷说,他没别的能报答我奶奶的,只能在婚后好好的照顾我奶奶还有奶奶的爸爸,后来他俩就简单的成亲了,奶奶说,也是从那天起,我爷爷开始能把脸洗干净了,而我奶奶第一次直视我爷爷的时候竟也是愣了半天,用她的话说:“你原来长这样啊,真心挺俊的”。 而我奶奶除了吃穿不如从前,别的就还像是大小姐一样,甚至到了晚上脚都是我爷爷给她洗。我爷爷总说,你爹和你把你一辈子的幸福都放到我手上了,我怎么能忍心让你俩悔恨的过一辈子呢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这辈子的幸福加倍的增长。 而我爷爷也确实做到了,奶奶的爸爸生病的时候,是爷爷一宿一宿不睡陪在他身边的,端屎端尿。爷爷总说是从那个时候起,他们的感情才越来越像爷俩,甚至超过了有些真正的父子。后来,奶奶的爸爸安详的去了,临走前说了句:“我这辈子,做的最对的两件事。一件事娶了奶奶的妈妈。一件就是把自己的丫头嫁给了我爷爷。”说完了,这两件事,奶奶的爸爸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奶奶的哭的晕厥过去好几次。而那时候爷爷家的日子过得很是清贫。只有爷爷一个人在外面工作,奶奶想要帮着分担家务,给人家洗洗衣服或者做做针线活,我爷爷就死活不让。我爷爷总说:“你奶奶啊,跟着过着苦日子,就够了。我怎么可能还让她给别人干活呢,先不说累不累,就说对你奶奶的心理上来说肯定也是一种屈辱吧。” 可我奶奶却始终不认同爷爷的想法, 即使是现在,我奶奶也依然不同意爷爷的说法,按她的说法就是:“我靠着自己的劳动挣钱,来和你一起养活我们自己的小家,我有啥可屈辱的”。不过,爷爷现在也还依然认为那是奶奶的安慰他的话。 后来,由于家里的经济条件不行,奶奶的爸爸草草的下葬了。而爷爷却更累了,那时候奶奶已经怀我大伯将近5个月了。而奶奶又为了自己爸爸的事天天以泪洗面,我爷爷天天在外面干活也干不消停,天天到了中午就往家跑,看看我奶奶,安慰安慰,然后把饭给做好了,奶奶让他也一起吃点,他就说在外面吃完了,看着奶奶吃完了,自己再出去干活。到了晚上,又是拼命的往家赶,回到家还是第一件事先安慰安慰奶奶,然后又是做饭,爷爷一天就吃这一顿饭,用爷爷的话来说,那时候就是一个字“着急”天天都着急回家。而每天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是他这一天最幸福的时刻。吃完饭,那时候也没电视,俩人总是洗洗就躺下了,而每次都是爷爷给奶奶洗脚。洗完脚,躺在炕上,爷爷一边看着奶奶的脸色,一边讲这一天发生的事。就怕哪句说不对了,奶奶再想自己的爹,然后讲着讲着,俩人就睡了。有的时候半夜奶奶哭醒:“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喊着“爹,爹”。爷爷说,这么多年来,每想到那个时候,他心里都疼。因为他知道,奶奶和他爸爸的感情有多深,每次听见奶奶半夜里又哭又喊的,他就不睡了,就穿好衣服,坐在奶奶旁边,像拍小孩子那样那 拍着奶奶。。。。。奶奶这样的情绪大概持续到了,我大伯出生,后来随着大伯渐渐的长大,奶奶对自己爸爸的想念也就慢慢的减少了。再后来,奶奶又生了我爸,爷爷总说,想再要个女儿,能长得像奶奶那么漂亮,可是由于奶奶怀大伯的时候天天抑郁的心情把身体都弄坏了,后来又生了我爸,身体已经受不了再怀孩子了。所以我爷爷就只有我爸爸和我大伯两个孩子。 再后来,我爷爷去当兵去了,打小日本。奶奶领着两个孩子在家过日子,还好,都是儿子,什么事都能搭把手,日子也不是太难过。再再再后来,小日本让我们打跑了,爷爷一家也就团聚了。爷爷也退伍了,家里就过着平淡的小日子。只是并没有什么钱。但是爷爷是幸福的,奶奶也是幸福的,爷爷依旧每天还给奶奶洗脚,即使到了现在,洗脚这个事,也是爷爷每天不能落下的习惯,爷爷总说:“你奶奶的脚啊,越来越抽吧,可是我却越看越好看。。。。。。

  再再再再再。。后来的事,我也不知道。总能感觉是爷爷和奶奶故意瞒着我。反正对于我大伯和我爸是只字不提。而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个所谓的大伯。从小,我的亲人就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我奶奶,一个是爷爷。

  而我呢,并不是像其他小孩那样,没有了父母在身边就天天的郁郁寡欢,相反,我的性格就非常外向,脾气,用我奶奶的话来说,就是像我爷爷一样,牛脾气。并且我还异常的火爆。这就是我爷爷惯得了。而长得呢却是很像我的奶奶,(不都是说孩子应该像父母吗)可我却长的非常非常像奶奶,后来我想可能是,我长的像我爸,我爸长得像我奶,所以我就像我奶了,,,反正 我就是像我奶奶。尤其拿出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,那更不是要有双胞胎的迹象。总之,就是 我长的也很漂亮,哈哈哈哈(我太大脸皮了)。。。。

  我爷爷总说,抗日那几年,没少看见小日本糟蹋女人的。所以,女孩子家必须要能保护好自己。我的小学是在武校念得。可是后来爷爷才明白,其实武术和舞蹈差不多。武术的一招一式都是花架子,换句话说就是在日常打架中根本没啥大用。爷爷又听说,散打挺牛的。所以从我八岁的时候,就开始了我的散打生涯,每个周六周日上午上两堂课,然后下午我爷爷和奶奶一定会一起来接我,反正每个周末的下午都是我最开心的日子,周六的中午,保证领我吃大餐,下午去公园。周日中午,依旧吃大餐,吃完之后直奔按摩院,不得不说,我奶奶是一个相当有思想,相当能接受新鲜事物的人。因为她听说,经常练武术的人,一定会满身肌肉,并且还容易长不高。奶奶就说要是小伙子满身肌肉还行,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可不行。先不说好不好看,就这满身肌肉,以后哪个小伙子还敢娶我孙女啊。。。。。所以我就是天天练,然后周周奶奶再领我去按摩院使劲的按我那刚刚要长起来的肌肉。所以,从外表看,根本看不出我是练武术,练散打的。。。不过,真的要感谢我奶奶。。。。并且,按奶奶的要求,我必须每天晚上吃完晚饭,休息一会就要跳绳的,1000次,一次都不能少。所以,我有一双修长的大长腿。后来,到了10几岁,我的胸部开始发育了,我的奶奶是直接就给我买了大人穿的那种定型的胸罩。开始我死活不穿,因为我的女同学,人家穿的都是小背心啊之类的,只有我穿成这样,怪怪的。不过,不得不佩服我奶奶的智商。她对我说:“糖水,我可告诉你,如果你不穿。以后每个周末的大餐和去公园你就只跟你爷爷去吧,我以后都不会去的。虽然,我跟爷爷也好,可就是没有跟奶奶那种感觉,挺微妙的一种感觉,可能就是妈妈和女儿的感觉吧。。。。。。 然后,我很完蛋。面对我奶奶的时候,我总是很完蛋。于是,我连哭带嚎的顺从了。不过,还是那句话,还是要感谢我的奶奶,由于从我一开始发育的时候,我就穿着成人的定性胸罩,所以我的胸型是不容置疑的,用我前夫的话来说就是:“你的胸不用隆,够大。你的乳沟不用挤,够深。”。。。。总之,我的身材,真的没话说。尤其是胸部非常的漂亮,甚至可以说是完美。

  我的歌唱的非常好,五音全,声音又透亮,所以开始上初中,爷爷就想让我学钢琴,一方面是他认为我有天赋,另一方面是爷爷说女孩子不能只是天天又打又杀的,也要学一些琴棋书画之类的,。。。。。可是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。。爷爷坚持了几次,也就没再强迫我。 后来还是奶奶,给我报了个瑜伽班。刚听说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是一头雾水。余家?渔家?什么叫瑜伽班啊。。。。后来奶奶又是blablabla...说了一堆,反正就是瑜伽怎么怎么好,我去看了一堂课,觉得挺有意思的,跟武术啊散打啊 挺像的,只不过它是慢动作的。奶奶说就是因为它慢,才正好对你这急性子。。。我又开始了我的瑜伽路程。。。。因为我有着武术的弟子,身体也够柔软,所以练起瑜伽算是手到擒来吧,不费吹灰之力,再一次向我奶奶致敬,因为后来第一次见我的人都以为我是舞蹈出身呢,不得不佩服,我奶奶那个小老太太的接受力,她好像永远都比我时髦,永远都比我知道的多。

  再后来,我考上了s市的一所大学。奶奶舍不得,爷爷舍不得。不过,从没离开过爷爷奶奶的我,对外面充满了好奇心。这其中,我从来没见过我那“死了”的父母。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我又拉着奶奶偷偷的问爸爸妈妈是不是真的死了,奶奶依旧一脸平静,只是告诉我:“该让你知道的时候,会让你知道的” 。。。。。那这么说,我的爸爸妈妈没死?他们真的还在?不过,我不再问,因为奶奶的性格我是知道的,她不想说的,永远你都别想从她嘴里知道一丝一毫。

  第二天,我带着爷爷给我的足够的票子,还有一颗好奇害死猫的好奇心,开始了我的2b人生。对,我就是在这,遇见了我那贱贱的前夫。说到他,我就先介绍一下他,闻瑞,s市本地人,大我两届。183+的身高,满脑袋的羊毛卷,(开始我还想,这贱男还真爱美,把头发烫的这么有型)高高的鼻梁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隆的呢。又粗又黑又有型的剑眉。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睛,反正,就是很帅,很帅。。。可惜,我也是外貌协会的,还他妈的是是会长。。。。(这是后话)。可是,我可没有我奶奶那么好命,他也没我爷爷那么钟情。我靠。。。拿他和我爷爷比,对于我爷爷来说那简直是一种屈辱。

  还是从头说起吧,我去报名那天,他和几个同学在室内篮球馆打球,我不小心路过,真心是不小心啊。。。而非常狗血的剧情上演,那个贱人也是一个不小心球砸了过来,直接把我打到坐在地上,是他瞎,真心的他瞎,我是从篮球馆门口路过啊,他居然把球飞出来了,直接打在我头上,(其实,据他后来说,他是在准备投篮的一瞬间看见了一个长发美女,虽然看不清脸,但是身材一级棒,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直接把球就飞出来了,并且还是那么用力。),被砸之后,我在地上坐了一会,因为我被砸懵了,我还以为是谁一棒子打过来的呢,可是,可是,我也是多年散打练出来的啊,谁能这么厉害,谁的速度能这么快,我连人影都没看见,就直接让人家给削倒了呢。而最可气的是,他和他的队友没有一个人过来扶,都是愣愣的站在那看着我。好一会,我看看篮球,看看那帮sb,我就反应过来了,我当时真想问候一下他全家,但是想想毕竟那不是淑女该干的事,虽然我也不是什么淑女。我是扶着墙站起来的,扶墙啊,尼玛啊,我一个长年练散打的人,能让一个篮球打成这样,你们就应该知道那是多大的力气。我晃了晃头,捡起篮球,我很淡定 很淡定的走了进去,温柔的问了句:“谁扔的啊?”我那sb前夫,马上冲到我面前说了句:“我扔的,啊,不好意思啊。。。”尼玛,尼玛,,,,我在心里骂了无数句尼玛,把老娘我差点砸成植物人,连句对不起都没有,就只说不好意思???还尼玛是这种语气,还他妈是不小心,那你要是故意的,我脑浆是不是都得砸出来啊?” 当时我就怒了:“老娘我看你,长的人模人样的,但是怎么就不说人话呢” 。 所有人,毫不夸张的说是所有人瞬间满脸的感叹号,真心是长长的感叹啊,大家可能都在狐疑“长的这么文文弱弱的美女,说起话来比怎么这么不文弱呢。”后来我前夫说,他当时也呆了,他本以为我会把球还给他,笑着说:“没关系”

  然后给他一个美丽的背影。因为他认为一般小姑娘都会对他一见钟情。。。。 可是我不,我偏不。我还给你微笑?跟你一见钟情?给你美丽的背影?。。。。。尼玛,当时我只想给你一箭穿心,我穿死你。。。。

  看他们全呆了,我又接着说:“要球不了” 我前夫木讷的点了下头。我说:“过来,自己来拿” 他过来了,刚要伸手接。 我发誓我使出了吃奶的劲,使劲的把球砸在了他的脑袋上,可是,可是,他居然没摔倒。。。。我靠。。。。我这个恨哪,可是我又不能再砸第二次,我接着说:“大兄弟,没事让你妈领你上医院看看去,你眼睛肯定有毛病,即使不瞎,也应该是白内障,斗鸡眼啥的。还有,回家让你妈没事给你炖点猪脑啥的吃吃,据说吃啥补啥。。。。然后,我一个华丽丽的转身,我这一转身呐,我就看见了,那些坐在场边的小姑娘一个个都在用眼神杀死我,从她们的眼睛里飞出了一把一把得小刀,刷刷刷的向我飞来。看那架势,恨不得活剐了我,后来我才知道,那些小姑娘全是我前夫的“纹丝”(纹=闻,意思就是对他的爱会纹丝不动。尼玛啊,真心觉得恶心啊)。我加快了脚步,虽然我身怀绝技,可如果让我面对几十号不按套路出招的九阴白骨挠脸功,我也心虚啊。。。。。所以,在此奉劝广大人民群众,当你寡不敌众的时候,纵使你身怀各种绝技,也还是趁早溜之大吉吧!!!

  我交好了钱,办了一切手续,就来到了宿舍。我们宿舍算上我一共4个人。那3个,全是本地人。尼玛啊,全是本地的,开始我还担心,他们会不会一起孤立我,后来 我才知道我的确多虑了。。。我的室友,没有所谓的极品女啊,炫富女啊。。。。不过性格一个暴躁过一个。。并且家里条件都不错。。。可能就是因为都是家里条件好,造就了一个个好像刚从火焰山出来的脾气。不过,物以类聚嘛,要不是这样,我们后来的日子怎么会那么融洽。

  我叫李糖水,来自H市。 我叫张雯雯,本市的。(假象,假象,她和她的名字一点都不搭啊,真心的不搭,而她后来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,我的闺蜜)

  我叫孙娆,本市。我叫林倩倩(这个名啊,其实她真的很欠)

  也是她第一个问我:“咦?你这名字可真好玩,李糖水?哪个糖?哪个水?我:“糖水的糖,糖水的水。。。。。欠欠:“哈哈哈,是不是你妈妈怀你的时候,特别爱喝糖水啊。。。。?。。。。我的内心又在咆哮,你妈才爱喝糖水,你全家都爱喝。

  然后,我哈哈大笑,,,,林倩倩,你很欠?所以叫“欠欠”。 虽然,初来乍到,我本不想惹什么事,可是刚才那sb用球砸我,我就够窝火的了。而现在她用我的名字来说事,我可是从小就恨别人用我的名字来取笑我,(虽然当时她不是取笑我) 可是,那我也恨。小时候,我无数次要求爷爷给我换个名字,可爷爷总是说,对于他和奶奶来说,只要想起我,他们的心里甜的就像喝了蜜一样,然后逗我说:"要不叫李蜜水”? 嗨!!!!!!我承认,我的小心眼玩不过他,姜是老的辣,这句话一点都没错。。。。。。。有一次,初中的时候,就是因为我们班的王大贱(外号,真名王贝)说李糖水,李糖水,爱喝糖水,喝成了糖尿病。然后全班都哄堂大笑。不过,我没惯那小子,在他脸上耍了一顿还我漂漂拳。直接,把他妈都打来了。我奶奶也来了,给人家赔了医药费,还让我赔礼道歉。我直接当着那小子和他面说:“这次打的轻,你要是再敢说我一次,我下次就把你打到你妈都不认识你”。他妈当时那表情,恨不得吃我肉,喝我血。那小子只是诺诺的说了句:“打就打呗,你家还得赔钱。” 我愤怒了:“赔就赔,我家有的是钱,我小学念的是武校,现在每周学散打。”那小子,直接就哭了。而从那以后,那小子却破天荒的跟我好了,还天天跟我混在一起,叫我老大。直到现在,还没事就给我打电话,第一句保证是:“老大,我是大贱,你们学校有没有人敢欺负你啊,有的话告诉我,我,不过,,,,,告诉我也没用,谁要是连你都敢欺负,那我去就是送死,哈哈哈。然后一顿blablabla.....其实,每次接到他的电话,我都挺开心的,我没有兄弟姐妹,而他有时候像是个弟弟,有时候又像个大哥哥,任我欺负,真心关心我。

  话说回来,那“欠欠”先是一愣,随即也哈哈大笑:“糖水,你怎么就像个刺猬似的啊”你真好玩啊。。。。。我晕。不过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嘻嘻哈哈就过去了。

  接着,我精彩的大学生活就拉开序幕了。第二天晚上雯雯回到寝室。第一句话说的就是:“你们听说没,听说没,昨天咱们的校草闻瑞让一个长发女鬼给骂了。”欠欠接着说:“你说的是那个传说中又高大,又威猛,又性感,又帅的闻瑞”? 雯雯:“对,就是他。欠欠:“我靠她全家啊,哪个瞎了眼的女鬼敢骂我的瑞瑞。”接着就听雯雯叙述了一段,我似曾相识的桥段。我一个激灵,我靠,她说的不是我吗?孙娆也接过了话茬:“真替那小女子担忧啊,看来以后她的日子不好过啊,就闻瑞那帮花痴的“纹丝”不得扒她皮抽她筋啊。。。我听后哈哈大笑。他们问我笑什么。我说,你们说的女鬼就是我。然后我就哇啦哇啦的给他们一顿讲述事情的经过,其实,不怪我的 最后我说了句。雯雯:“以后,专门挑人多的地方去吧”。欠欠:“没课就别到处瞎溜达了。”孙娆:“命苦的娃啊!!!”掩面哭泣状。。。。最后,她们都拍拍我的肩膀:“糖水,good luck,佛祖保佑,愿上帝与你同在。”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,,他们能把我怎么地啊,我外表够坚强,但是,内心却在忐忑,是忐忑啊。。。。。我安慰自己,就几个花痴粉儿,我怕个毛。 不过,这回,我装大了。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差点让人家把我废了。

  日子,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。第一个礼拜,什么事都没有,我还以为,她们真心是吓我的。而我跟寝室那三个怪物感情也是越来越好。我们真的是“臭味相投”。大家都没什么心机,这样的人相处是最容易的,其实,有时候挺感谢老天的,赐给我这么一帮快乐的小2b.

  第二个礼拜,就开始不淡定了,有的女生找到了我的班级,甚至找到了我的寝室。反正也没说什么,都在用眼神跟我交流,上下打量我,最后一个“杀你全家”的眼神收尾,走人。我也不在乎,还是那句话,当敌众我寡的时候,能避就避吧。。。。。。。可是,老天哪,我都这么委曲求全了,为什么还要将偶赶尽杀绝呢。。。。。。最后,在图书馆我被“绑架”了,到了走廊的厕所,4,5个小姑娘把我围住。嘴里叼着小烟,总之就是blablabla的一些脏话。一副红灯区三陪女郎的模样,我当时,真心想,给她们左勾拳,右勾拳。。。。。可是我忍了,我总不能就为了那个叫闻瑞的贱人,在我念大学的第二个礼拜就被学校赶回去。 我问:“说完没” 另一个女人以三八式的尖叫声对我说:“别他妈以为你长得多漂亮,就这么嚣张。哎呀,你们大伙说说她能不能是故意那样对瑞瑞的,好让瑞瑞能记住她啊?”那几个脑残纹丝也都附和着说:“细想想应该是,要不就瑞瑞那长相还不把她口水都看出来啊,她还敢骂他”blablabla ...... 我靠,咱们往死了削她,让她再牛逼。。。。。。我看出来了,我是躲不过了, “你们这帮傻逼”所有人都愣住了,“尼玛,你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啊,就他那熊样,长得跟他妈没交配好大骆驼似的,我瞎啊,我能看上他”?(其实,我是昧着良心说的,那厮,不仅不像大骆驼,其实他更像是优良品种的“混血儿”)。。。。接着。我把她们都干倒了,不是我先出手的,是那个“三八式叫声”她先上我脸上混乱挠的,不过,她也是最惨的,嘴都让我打出血了。我也挂彩了,我就说跟这种不按套路出招的人过招就是容易吃亏。因为她们只会一招,就是“挠”。。。。我的胳膊上,脖子上,全是爪子印,最恨人的是她们还拽我头发,我那叫一凌乱的发型啊。。。。。转念一想,完了,我又要赔医药费了,弄不好,连学都上不了了,想想就为了那个贱人,真是不值啊。拿出手机,我很潇洒的坐在图书馆外的石阶上,给我奶奶打电话,我告诉她:“准备给我汇点钱吧”。然后告诉奶奶用免提,让爷爷也一起听听,省着他在旁边着急。之后我就一五一十的全说了,奶奶着急的问我有没有什么事,我没说没事,就是被挠了几下,离心大老远,而那几个让我给打够呛。奶奶便不再说话,而爷爷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把我和奶奶吓了一跳,也吓了我一跳,奶奶说:“死老头子,你疯了又?吓死我了”. 而爷爷接下来说的话,却把我说哭了。爷爷带着骄傲的腔调说:“老婆子,你看见没,要不是我当初非让她学什么武术散打,今天被打趴下的就是我的小孙女崽了。爷爷总是总是这么叫我“孙女崽”就是最小的孙女的意思,其实说白了,就是稀罕我。而我上面,还有一个哥哥,是大伯家的,可是我却从来没见过。 爷爷接着说:“好样的,不怕啊,爷爷明天给你汇10万过去,如果不够,爷爷再给你汇,多了没有几百万爷爷还是有的。再不然,爷爷就是砸锅卖铁,也决不让我小孙女崽吃亏,爷爷和奶奶明天过去一趟,万一他们的家长明天找来为难你呢?”奶奶却说:“你个老倔驴,你能不能教孩子点好的,哪有你这样的,她打架了,你不说说她,还鼓励她,你老糊涂了”。。。。听着,听着,我就哭了,嚎啕大哭。。。这一哭,爷爷和奶奶全傻了。爷爷先是骂奶奶:“你个死老婆子,你看你要把我小孙女崽气坏的,我就是支持她打架,怎么的?”而奶奶好像也被我吓到了,因为我很少这样哭。奶奶在电话那边忙着赔不是,还说什么:“奶奶不是怪你,其实你没错,一点都没错,打的好,。。。”听着奶奶这样口不择言,我又破涕为笑。这一笑,他俩又懵了,爷爷说:“小崽子,你咋一会哭一会笑呢。”我说:“没事,我就是想你俩了,我感觉自己可幸福了”。奶奶如释重负的说了句:“听听,她就会糊弄老头子和老太太。” 爷爷说:“我愿意,我就愿意被她糊弄”

  说真的,那个时候,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幸福了,即使有爸爸妈妈又能怎么样,爷爷奶奶对我的好,对我的疼爱绝不逊于任何父母对孩子的疼爱。是谁说的,没妈的孩子像棵草,那是放屁。我有爷爷奶奶,我在他们心中比宝还宝。。。。原来,上帝是公平的。我奶奶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。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“耶和华啊,你向来是照你的话善待仆人”(诗篇119:65节)。。。。。大概的意思就是,上帝善待人就像他所承诺的那样,应该是这个意思,(因为我不够虔诚,哈哈)

  然后简单说了几句,大概就是告诉他们明天不用过来,见机行事等等。。。。爷爷临挂电话前叮嘱我,如果人家家人明天来报仇,让我第一时间往老师办公室跑。。。。哈哈哈,我爷爷就是这么可爱。。。。

  后来,我才知道,从那晚开始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爷爷都没睡好觉。总是担心我会被人家寻仇。。。

  挂了电话,我自己在图书馆门外坐了一会,因为我不想回去被三个怪物看出我哭过,还有就是我那糟糕的样子,就像是要饭的一样,不一会,对面过来了一个我看着那叫一个面熟的帅哥啊,他盯着我看,我也盯着他看。。。。看着,看着,他就先开口了,“哎呀,火爆妹妹是你啊”,我也认出了他,我那不共戴天的仇人。我使劲蹬了他一眼,心想火爆你妹。火爆你姐,火爆你哥,火爆你全家。。。。他也不当回事,接着说:“你这头发是让门夹成这样,还是怎么弄的啊?”尼玛啊,你这不就是再说我脑袋让门夹了吗”。我受不了了,这厮不仅人贱,嘴也贱。不等我开口,他继续说:“还有,你是在哭吗?”我爆发了,“该你什么事?你是我什么人呐?你是不是盐吃多了,咸着了?他:“哎呀,还这么大火气”。我不就是关心一下,问问吗!" 我就这么大的火气,我吃火药了,怎么的吧?我用你关心?你是谁啊,你是我死去多年的老爸?还是我没出生的儿子,在这关心起你妈来了”? 我承认,我的嘴太毒了,但是,我这一肚子的邪火啊。。。。。容易憋坏我自己。 这下,他生气了,也是,他再不生气,我就觉得他更贱了。他说了句:“山炮”转身就走了。。。。。尼玛啊,他骂我山炮,。。。。。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声的喊着你才山炮,你臭不要脸。他没有转身,只是竖起了中指。。。。。我五脏俱焚。

  第二天,第三天。。。接下来的几天。那几个小妖精,不仅没找我寻仇,就连医药费都没让我出。爷爷奶奶天天打电话询问,后来知道没啥大事,也就不再担心了,只是奶奶和爷爷换班着每天每个人至少给我打一个电话,唠唠家常,什么爷爷碰到了原来的战友,人家的孙子长得怎么怎么帅,他又跟人家说他的孙女怎么怎么漂亮blablabla总之就是两个老头子各自炫耀着自家的小命根。然后奶奶还说,你爷爷答应人家了寒假的时候你回来领你“相亲”去。。。。我笑着答应着,因为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,我是不会拒绝他们二老的,并且我深信一个道理就是:“我爷爷奶奶永远不会害我,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”。。。所以,他们怎么高兴,我怎么配合。。。。。

  日子,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,平平淡淡的,零零星星追我的人也不少,可我却一个都看不上,因为我早就在心底暗暗的发誓,一定要嫁一个像我爷爷那样的男人(哈哈,我是恋爷情节)。所以,那帮毛头小子,我一个都看不上眼。至于那死骆驼我也再没见过。 而那帮想要我命的小妖精,我也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似乎忘了,于是我又再一次轻敌了。那群妖精,是在疗伤。而一个月后,她们养精蓄锐对我发起了另一轮进攻。这个以后再说。

  总之,这一个月内,我是安全的。我跟男同学的关系也比较不错,而大家也都挺喜欢我的,因为我不做作,他们总说我是最美的小痞子。其实,我只是嘴有一点点的坏,脾气又一点点的坏,别的都不太坏。哈哈哈

 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我是从小就学习武术和散打,至于那几个被我打的妖精也没往那想,她们只是觉得我力大无穷吧。。。。。

  大家应该知道,很多大学门口一到放学的点,门口就停着很多好车,有的可能是自己家的,而有的就是一帮社会人在那等美女等着泡妞。 有一次,下了课,我拉着雯雯就往外跑,雯雯被我拽的连跑带跳的,嘴里骂着:“你他妈赶着投胎啊”,我说:“快走,快走,一会对面那家酸辣粉就没座位了,然后我就一边跑一边回头和雯雯说话,结果我瞎啊,这次是我瞎,我整个人趴在了人家车的前盖上,还是一辆奔驰小跑,雯雯呆住了,我也呆住了,趴了半天没搞明白我自己趴哪了,后来还是听见一个声音,非常雄厚的声音“小姐,我要开车了,你不打算下来吗” 我靠靠靠靠。。。。。这尼玛丢人,而雯雯还有旁边路过的人先是发呆,然后张大嘴巴,最后捂着肚子笑的直不起来腰。。。。我鄙视的看着雯雯夸张的表情。“小姐,真不打算下来” 我又靠靠靠。。。。我迅速的下来了,“那个,对不起啊,前面酸辣粉快没地方了,”我胡乱的说了一句,拔腿就准备跑,可是我没跑动,那小子把我拽住了,。。。“小姐,留个联系方式吧” “干嘛”。他笑笑:“你这也算是交通事故啊,并且我车是停着的,事故责任全在你。”我抬起头,愤怒的看着他(哇塞,大城市帅哥就是多啊,他能有个30几岁的样子,既然30几岁肯定就不是来接孩子的,那他来这肯定就是泡妞的,我心想着,你以为老娘我吃素的啊)。。。。我说:“先生,首先你这泡小姑娘的技术太烂了,其次,我是血肉之躯,你那是铁皮盖子,我没找你赔我医药费就不错了,你这车停这对吗?这是非机动车道,你当我大山里来的啊,再说了,我要去吃酸辣粉,晚了没地方,别说到时候我让你赔偿我精神损失费。。。。这帅哥先是一愣,不只他愣,雯雯还有旁边的人都愣了。。。。然后帅哥一边忍着笑一边摆手说:“好了,好了,你走吧,我可不敢耽误你吃酸辣粉的宝贵时间。 我正得意,就听旁边一个声音,一个很贱的声音:“这炸药还真对自己信心十足啊” 我一回头,又看见了一张很贱很贱的脸,对,就是那个死骆驼外加全家山炮的大山炮。不过,我没压根就没搭理他,因为我看见酸辣粉的小店以每秒几万人次的速度在迅速扩张。。。。。。我说了句:“雯雯,没时间了,快跑”然后拽着雯雯就是一顿百米冲刺。最后,我左推右挤的终于找了个离厕所很近很近的位置,反正不管三七二十几了,有地方坐,我就很满足了。雯雯捂着鼻子说:“这么个破地方,还是拿回去吃吧”“你去去去,什么都不懂,拿回去了,还能好吃嘛,我就在这吃,你还必须就在这陪我”。。。。于是,我和雯雯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。我俩拿了号,前面加上打包居然有40几碗,我靠靠靠。。。。。。经过了漫长的等待,终于要到我了,并且人也没刚开始那么多了,我和雯雯看见了两个个位置,我刚要瞬移过去,可是却被一个臭男人给挡住了,咦,又是骆驼并且还有刚才那个大眼睛帅哥。骆驼冷冷的说了句:“你来晚了” 而帅哥却温柔的说了句:“听你说的好像挺好吃似的,我们也来尝尝”然后,所有人的目光,不仅仅是女人,就连男人的目光也都在他俩的身上流连忘返。。。。真心说句,真他妈帅啊。。。。

  我:“大便也挺好吃的”。。。。。帅哥又是一愣然后又哈哈大笑,那笑容,真尼玛风骚啊,而骆驼直接说了句:“你个小姑娘,就不会好好说话吗?”。。。。。。。“白痴”我嘟囔了一句回到了厕所旁边。。。。而骆驼却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怪不得说大便好吃” 原来,你就守在它门口啊。。。。。。。尼玛,尼玛,尼玛,,,,我用咆哮体骂了无数遍尼玛,很快我的酸辣粉来了,我也就顾不得和他斗嘴了,因为我的口水都要出来了,骆驼继续说:“你们两个人吃四碗”我说:“不是啊,是四大碗,看见没?大碗的”。。。。。 问雯雯这个时候却矫情起来了,说什么:“你怎么要了四碗啊,我一碗就够了,尼玛,够狠,明明是你说的要四大碗,还说什么小碗给的太少。。。。。我靠靠靠。。。。我没理她,就让她继续装吧。。。我一边吃一边说:“行,行,我吃三碗 你一碗能吃了吗。结果那厮却说:“大碗的太多了,我吃吃看吧” 我靠。。。。。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畜生。。。。。

  我就尽管低头吃,我也不让雯雯失望,你不是吃不了吗,我直接吃了三大碗,吃完之后,坐在那歇了半天,倒是大眼睛,没事就看我笑笑,而死骆驼就冷冷的。管他呢,吃完了,雯雯还不想走,毕竟帅哥养眼嘛,而且还是俩,我呢,一边揉着肚子,一边小声对雯雯说:“花痴,该走了吧”这时雯雯才注意到我把三碗吃的溜光,并且我还把其中一碗的汤喝了,雯雯说:“你真都吃了”? “怎么的” 那还是你吃的啊。。。。她这么一说,大眼睛和骆驼,也用了同样的口气,异口同声的说:“你真都吃了啊”。。。。。然后,死骆驼对大眼睛说:“就那小体格子,还挺能吃呢”。。。。靠啊,用得着这口气吗?再说了,老娘我170+的身高,虽然不是多胖,那也100零几斤呢,什么叫小体格子啊。。。。。。“我就吃了,怎么地吧”,我喃喃的说道。。。。然后我拉着雯雯一溜烟的就走了,但是真别说,我肚子真挺疼,是撑的。于是啊,我就拉着雯雯在学校门口附近遛弯,像我爷爷和奶奶那样遛弯,走着走着,天就黑了,到了学校门口,一群人,是一群人把我和雯雯截住了,然后那几个死妖精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那个三八女又说:“贱人,上回让你跑了,这回我看你还怎么跑” 尼玛啊,谁跑了,是我把你们打倒了,我昂首挺胸的走出女厕所的。。。。。。。 我心里想着,可是嘴却不敢逞能了。然后默默的数着,1,2,3,4我靠,男男女女足有20几个人,女的全部浓妆艳抹,男的全部奇装异服,就他妈都跟没张开似的。。。而我心里盘算着,此时此刻即使李小龙上身,我好像也不能全身而退了,这时候,一个贱男,过来了,走到我面前,啧啧了两声,说:“还真是个美人哪,你们说是她把你们几个打成这样,我还真不信,就她那小胳膊小腿的,打一下都不解痒痒” 三八式继续以三八式的尖叫声说:“别看她那狐媚的样子,她阴着呢,跟他妈大力水手似的”贱男继续说:“这么的吧,小美女,你要是同意跟我睡一宿,我就让他们放了你,并且以后在这个学校,谁都不敢动你” 我又一次不淡定了“跟你睡一宿,睡你妈,就你长那熊样,你睡我家邻居的狗我都替它冤”,我知道说完这话时什么后果,如果我没估计错,他会给我一巴掌,我正准备用很帅的姿势接他的一巴掌,一个身影迅速的挡在了我的面前,抓住了他那只朝我飞过来的大爪子。接着,就听那贱人说:“谁他妈敢管老子的事”? “你说我能不能管”。。。。“哎呀,闻哥”,,这时我才注意到挡在我面前的是那个烦死人的死骆驼。不过,在那一瞬间我心里有一点点的感动,就是这一点点的感动铸造了我往后的悲惨人生。接着就听骆驼说:“我说,亮子,你怎么连个小娘们都动手呢”。。。我靠靠,你他妈才小娘们呢,不过我只是心里想着,嘴里却没说,因为,毕竟在这种时刻他是我的救命稻草。然后那个亮子说:“不对啊,闻哥,是他们几个说她之前骂你,然后又把她们给揍了。然后用很疑惑的目光看着我说:“你把她们揍了” 我说:“我那是正当防卫”。。。。骆驼对那几个小妖精说:“看我面子,算了吧” 。。。那几个小妖精听骆驼这么说了,当然是不能算了,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,什么叫看他面子放过我,他们先是用很不解的眼神看看骆驼,再互相看看,最后三八式却说什么:“她打我们,可以算了,可是她骂你,就不行” 我靠啊,你大爷的,你还真他妈矫情,我把你打的满脸开花你都可以忍,可是我骂了骆驼你却不能忍,真心的贱啊。。。。。而骆驼却说了句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到下巴掉下来的话:“我女朋友骂我几句很正常”。。。。。然后一把就搂住我,我刚要挣脱,他又小声对我说:“你想被分尸"?靠啊,,,虽然我心里也怀疑这是他的计谋 他是想追我,然后故意帮我解围,再假装实在没办法才说了这样的谎。哎呀,管他呢,最重要的是,我要全身而退。我就附和着说了:“是啊,我骂我男朋友,关你们什么事啊”(事实证明,我的确进了他的圈套,后来他说,其实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我,只是我炸药味太重,不好接近,结果那帮小妖精一闹反而帮了他一个大忙)。。。。。。(总之 在闻瑞眼里,我一会是炸药,一会是火药,一会又是煤气罐,总之就是为人雷厉风行,脾气异常火爆)

  然后徐斌就超紧张的问我咋的了。我当时心里一顿感慨我老公对我真好。但我又实在憋不住笑,又怕在车里笑出来,他忍不住再削我一顿。于是乎,我迅速的打开车门,呼的一下就出去了。然后徐斌就懵了,但那老奸巨猾的玩意,不到五秒钟就反应过来了。紧接着就看他面部狰狞,咬牙切齿的(虽然是晚上,我没看清,但我猜的) 说了句“李,糖,水。” 啧啧啧,就那狠劲,好像要把我名字咬碎似的。但是不知道为啥,一看他那样,我是彻底憋不住了,憋不住笑。(其实我是很怕老公的,我是老公奴,哈哈) 但我就是想笑,然后我就站在车旁一顿狂笑。我越笑,他那脸拉的越长,最后笑的我都直不起来腰了。再接着,就看他一边说“李糖水,你千万别让我抓着”,一边慢悠悠的下车!唉,结果悲剧发生了,我转头就想跑。但是,但可是,可但是,他妈的我忘了路边竖的那个小铁棍了(就是人行道边放的那玩意,我也不知道该叫啥),结果伴随着一声尖叫,我就实实在在的被那缺德玩意拌倒了,并且我还实实在在的撞了腿,整个人结结实实的趴地上了,俩手先着地。手心都坏了,摔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。徐斌本就是来我这边,很快的就把我扶起来了,其实那一刻我居然忘了疼,心里想的是“丢人了,丢人了,他妈的丢大人了,他妈的,糟报应了。然后又想,那老混蛋不得笑死我啊!”

  所以说么,装啥不能装病。会糟报应的!!! 徐斌来扶我的时候,我还在地上趴着呢,摔懵了,也忘了疼。但心里却想着“丢人了,糟报应了。” 不过,那老混蛋,一下子就把我扶起来了,最主要的是他没笑我,哈哈。然后他就一顿问我“摔哪了?摔坏没?哪疼?……” 这时候,我才感觉到疼,我把手一翻过来,额的天呐!满手都是血,还确黑的,还有小沙子粒。 然后我就哭了,越哭觉得越疼,越疼我就越哭。然后旁边还有路过的,从一开始我摔倒就在那看我笑,真他妈没同情心。 然后徐斌就把我抱起来了,轻轻的给我放车里了。他可能是看我哭的太丢人。然后他也上车了。可心疼,可心疼的说“宝啊,别哭了,老公领你上医院。”这时候,我都哭的直抽哒。然后他就拿纸要给我擦手上的血,我就说疼。整的他想擦又不敢擦,最后就只能给我擦眼泪,顺便给我擦大鼻涕。他还特不理直气壮的说“你跑什么啊?!!”那给我哭的啊,我一边哭还一边说“谁让你吓唬我来的,都赖你,呜呜呜!” 然后,他就一点脾气都没有的小声嘟囔“嗯,嗯,嗯,都怪我,都怪我。” 我那俩手真挺严重的,我还以为大夫只能给我清洗,清洗上点药就完事了呢,结果都给我包扎了,出了挺多血呢。后来回家我就觉得腿疼,一脱裤子才看见左腿小腿前侧,青老大一片了,然后老徐就又心疼了。

  虽然说我受伤了,但是吧,我这心里也总发毛,尤其是啥事没有的时候,老徐往我身边一坐,我这心里就突突。因为就凭我对他的了解,我知道他在等,只要我稍微好点。他就准备对我严刑逼供。并且,就他那小心眼,在这种事上,绝对是软硬不吃。于是呢,我就趁着养伤这段时间,往死了使唤他。他虽然憋了一肚子的气,但看我伤那样,也不好发作。(其实我俩也挺纳闷的,手咋能坏那样,后来我俩合计肯定我手按那地方有大块的石头,我当时就顾着哭了,再加上天黑也没仔细看。)

  于是乎就小半个月,老徐都快让我使唤疯了。我后来都跟他说了,年底的时候要封他为“最佳丫鬟”。 小样的,不是吹,那让我给使唤的,就差飞了。我这手坏了,不能做饭了,一率他做。上他妈家吃?不去,腿疼。 出去吃?不去,不卫生。 去雯雯家吃?不去,还是腿疼? 那想咋的?就想吃老公做的…… 于是,那小半个月我俩都瘦了。他做那玩意,不是难吃不难吃的问题,经常是能不能吃的问题。除了不熟还是不熟。

  然后我在家里的交通工具,就是“徐大板凳” 。 刚开始无论是上厕所还是去饭厅吃饭全是他背我,或者抱我,我是一步不走。 后来,有一天中午他去了趟公司,回来后拿回了个小椅子,是那种,椅子上带三条布带,两条背在肩上,像书包似的,下面一条绑在肚子上。然后后面是个小皮椅子,平时可以放在地上,当小椅子坐。挺可爱个东西。我问他哪来的,他开始不说,后来才告诉我,是有一次和某女友在国外买的,结果一直扔公司了,这几天天天不是背我就是抱我,启发他的猪脑,一下子就想起来这么个玩意,没想到还真找着了。然后,我就更加肆无忌惮,明明伤的是手,可却坚持一步不走。甚至有时候吃完饭,我就让他背着我在客厅里溜达,消化食! 现在想想,他让我欺负的……有点惨,哈哈

  虽然我在无休止的摧残老徐,可他老人家却是乐在其中的样子,好像我能摧残他,是他此生一大兴事。但有的时候,也会恶狠狠的说一句“等你好了,咱俩秋后算账。” “啊?算啥啊?啥帐啊?” 我歪着脑袋,装着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。 然后老徐就会勾起嘴角,盯盯的看着我。那样子,一看就是在心里算计我呢,最惨的是,我明知道他是在算计我,可面对这老奸巨猾的老东西,我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然后,我就会立马特理直气壮的说“徐斌,我要上厕所。” 然后他会面无表情的挑下左边的眉毛,那样子,啧啧啧,那个淡定啊,就好像刚才威胁我的那个卑鄙小人绝对和他扯不上一毛关系似的。转身背起他的小椅子。待我坐上后,背着我去厕所。

  老徐那老王八蛋,纯就是在灵魂上折磨我,一次又一次的恐吓我,摧残我幼小的心灵。其实,我压根就不怕他,在我面前,他就是只纸老虎。哪回都是说的恶狠狠的说要修理我,但都是高高抬手,轻轻落下。不过,就是每次用语言恐吓我的时候是挺吓人的。所以,我就尽量让他闭嘴。这次嘛,也没咋地我。就是从我手好了之后,连续一个礼拜,把我彻底栓身边(连雯雯都不让我见),然后上顿下顿给我喝鸡蛋糕,那把我喝的啊,现在一提“鸡蛋糕”仨字,我就感觉胃发酸。我喝鸡蛋糕,他老人家就给自己做点螃蟹了,虾了,甚至还当我面自己吃火锅,实在嫌麻烦人家最差也整点肯德基,必胜客啥的!并且一顿吃不完的话,马上全倒掉,深怕我半夜偷吃,最最最变态的是,他把我钱全没收,不让我出去,冰箱里甚至连块雪糕都没有。 其实,那几天,我曾深度怀疑他是不是变态了?是不是精神分裂了?后来,鸡蛋糕实在喝不下去了,我就绝食抗议,他说“真的不喝?” 我使劲的点点头。 然后人家老人家就扔下一句话,我就彻底服了。 “那明天开始喝清粥吧。” 于是,我彻底服了。我知道他就再等这一刻,我跪在地上,抱着他的大腿,大声的哀嚎还伴着深深的哭诉“徐大官人啊,我错了,我真错了,你原谅我吧,你再不给我吃肉,我就要活不起啦,徐大官人啊……” 然后徐斌那孙子,居然就那样拖着一条腿把我拖到我家沙发那,他坐下,我就坐在地上依旧抱着他的大腿。然后他很阴险,很阴险的说“现在这个点各大饭店还都没关门呢!” 一听这话,我瞬间就来电了。然后就积极承认错误,我就差说自己在和他结婚之前干的都不是人事了。我一边唾沫满天飞,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。见他从一开始憋着笑到最后实在憋不住已经笑出了声。我才敢可怜兮兮的说“老公,我馋肉了。” 然后这臭不要脸的脸一绷“再说点赞美我的话。”我就又很没骨气的赞美了他一通。但是,之前的事,我俩根本就一个字都没提。当然,他气归气,但却是完全相信我。后来他说,他压根就不是因为我问闻瑞女朋友的事生气。我说“那你为啥啊?” “因为,你看闻瑞看呆了。” “啊?我看呆了吗? ” “嗯,就差流口水了。” “噢,谁叫他那么帅的。” 咬牙切齿的声音“李,糖,水,你再说一遍。” 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每天早上我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,就会被人家摇醒 “在你心里,谁最帅?” 第一次的时候,我还莫名其妙,以为他睡毛了呢。后来,才知道这厮是在赤裸裸的吃醋。 从此以后,每当我有事求他的时候,我就会像个傻叉一样的对他说“问我谁最帅啊?徐大帅最帅啊。” 然后,他会更傻叉的接受我的一切无理要求。要说这男人小心眼,还真是够极品。

  然后那天,我赞美他一通后。他显然很是开心。我顺势说“老公,你别生气了,咱俩快点走吧,一会饭店关门了。” 然后老徐不紧不慢的问我“想吃点什么?” “想吃肉。” 然后老徐笑了,因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躺在沙发上哈哈大笑,这要是平常,我非给他一顿无影脚不可,踹到他妈都认不出他。可那天我忍了,我是真想吃肉了,对于一个连续一个礼拜一天三顿喝鸡蛋糕的人,有人能给自己肉吃,那可是如同再生父母一样啊……(原谅我吧)。我就耐心的等他笑完。 他,终于笑完了。他拿起鸡蛋糕“做人要有始有终,把这最后一晚喝了。” “不喝行不?” “那今天不给你吃肉行不?” 我提了吐了的一口气喝完“走吧,走吧。” 结果,那兔崽子死变态王八蛋拽住我,很淫荡很淫荡的对我说“先让我吃饱,然后再去吃肉好不好?” 我拼命的想从他怀里逃出来,可是却始终没能逃出魔爪。 从我摔坏那天开始,他就赌气似的一直没碰我,一直到我跪地求饶,人家高高在上的大神才来临幸我,并且还恐吓我“小心不给你肉吃”。 唉,唉,唉,唉!我是真不知道,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让这个曾经追在我身后,被我迷的神魂颠倒的死男人给吃的死死的。要说,找老公还是找个傻点的好,要不就像我家这个,啥时候想把我卖了,我还得给人家数钱呢! (后来,我问他为啥天天给我喝鸡蛋糕,他居然说“多吃点鸡蛋,你也好能早点下蛋。” “你他妈听谁说的啊?” “啊?我自己想的啊,吃啥补啥。” “你自己想的所以就给我喝了一个礼拜的鸡蛋糕?” “对”。) 当然,这些话是在他给我吃肉之后聊到的,所以我当时听完后,果断的给了他一飞脚。然后,自己暗暗发誓一个礼拜都不让他碰。结果,当天晚上我就很没出息的让人家拿下了。

  (本文节选自天涯)


http://demo.odmamy.cz/8Tv0lKU/YzxHdWI.php
http://villarouca.com.br/sMYKoI/p2AJX.php
http://secretsolstice.gre.is/duO7SW/O5Kab.php
http://dev.operatingdocs.com/FLVOcL/O0Yaga.php
http://cizginingucu.com/uriY/gYmhb.php
http://www.parejastravelperu.com/WFyLSSo/Auh7Y.php
http://atlas.ssmu.ru/YvKRK/e0Ejw.php
http://exp.melbournecomputerrepairs.net/Wy0OCON/uxJEV.php
http://credit1993.tw/bOE7/y0USN3a.php
http://interview.crowdloot.com/JmrKk/q1WjL.php
http://emprotec.com.br/bbnJZo/F8cck.php
http://crazip.twirris.com/uo03/waXKcZ.php
http://bethegolfpro.com/TAyx/MpgUVG.php
http://handvers.de/v1NCl/HT9bo.php
http://rrhh.ugel06.gob.pe/Z36n/mhy7VNh.php
http://cloudserver114213.home.pl/SmPtWxq/lpSr5.php
http://igualdaddegeneros.prd.org.mx/2mewI/H9kOMnY.php
http://soniamendezalonso.com/9Mtdwj/TS4ZRU.php
http://www.newtoncounty.dev.imcserver.ro/i9WY/WTLvt.php
http://travel.anutech.com.my/v1Wta5/xhFu1.php
http://iluditek.com/cbzitCV/qvf5dN.php
http://www.lrpf.zeitguysdev.com/ab3A/mqVp2O.php
http://mail.salus.siamconnect2.net/RWFbhX/27hbMJR.php
http://okydoky.ro/a8Nj/KIHCwG.php
http://nakryshe.dp.ua/pbAAOMC/YuPhwGk.php
http://completerooftop.quantumhosting.com.au/XG1T/wDYG0TP.php
http://capt.redbeansg.com/HOCl1/FKvaVyy.php
http://apteczka.centrum-ruchu.pl/tjyo/6sFqbA.php
http://newsite.adbox.com.sg/AuwOz/dKFpfm.php
http://neat.8web.asia/NuoHbKC/AYhifT4.php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